西安群光广场被传“闭店” 钟楼商圈难“翻红”

时间:2019-12-13 10:59:06  来源:华商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西安群光广场被传“闭店” 钟楼商圈难“翻红”

近日,一则传闻在西安商界掀起不小的水花:位于东大街的群光广场将闭店,各家品牌商已经接到通知,近日全部撤店。


近日,一则传闻在西安商界掀起不小的水花:位于东大街的群光广场将闭店,各家品牌商已经接到通知,近日全部撤店。如此说来,钟楼商圈“闭店小分队”难道“再下一城”?华商报记者做了一番探访。

疑云

群光多家零售撤店

内部表示未接到通知

从12月起,坊间持续传来群光广场即将闭店的消息。为求证情况,本周二下午4时,记者来到位于端履门十字东北角的群光广场看到,圣诞元素的旋转门口,几位身穿工服抬纸箱的销售人员不时进进出出。一进正门的右手边,硕大的围挡显示华为授权体验店延展类门店正在装修中,难道闭店只是传闻?

记者来到一层前厅的化妆品区域,可以看到,部分专柜已经人去柜空,还有部分专柜人员正在打包纸箱、结算账务。其中空旷的理肤泉专柜里的批量纸箱上写着“工服发往汉中XX店”、“XX产品拉到钟楼开元店”字样。记者上前询问,另外两家化妆品柜员表示,商场即将闭店。而MK、黄金饰品、部分鞋类品牌专柜还在正常营业。接下来记者随手试用了一家柜台的眼影,柜员立即走过来说,可以试用但不能买,店铺零库存,因为商场即将闭店,所有库存已封好发往库房。

记者又前往二三层服饰楼层,情况与一层类似,部分店铺营业,部分已经全部空铺,音儿工作人员说他们是合同到期准备撤走。而其他大部分零售品牌销售人员表示“是近几天接到的通知要闭店”,“觉得很突然”。

记者下至负一层美食街,看到群光自持超市贴有“超市盘点暂停营业”,守在超市门边的安全员说通知暂停营业几天,何时再开还不知道。其他小吃摊位还在正常售卖,一位正在炸食品的店员说,群光将在12月底闭店,负一层和七层的餐饮部分除了超市外还会继续营业,一至六层的零售部分将关门,“估计电影院应该也会营业。”在连接地下通道、位于出口处的游乐区,一位工作人员正在往夹娃娃机里摆放玩偶,面对记者的询问,他摇摇头说,这么大的商场不会说关门就关门吧?华为不是还在进店装修吗?

记者最后来到一层客服中心,表示有听闻闭店消息,自己的商场储值卡是否还能使用?客服中心工作人员则快速回复说,并没有闭店,卡能够正常使用。记者随后向群光广场企划人员电话求证,对方表示他们并未接到总部通知,不过目前店铺形象和促销活动暂时停止。而因为自购地的问题,群光的去向还不可说。

困境

闭店+易主

钟楼商圈“老戏骨”风波不断

如果说西安商业变迁是一幕大戏,在资本和消费方式的变革下,当社区型商业体小鲜肉、顶流们一路开挂,作为“老戏骨”的钟楼商圈,当初的舞台已经面目全非,留给钟楼商场的“通告”还有多少?

时间回到上个世纪90年代末,当西安钟楼商圈还是“顶流”的时候,作为全国知名黄金商圈,各大百货纷纷示好入驻钟楼商圈。背靠钟楼,在当时等同于同时拥有了超高流量和超级大卖的双保险。于是,1996年开元商城落户钟楼商圈、1998年世纪金花钟楼店开业、2007年9月民生百货西大街店开业,2009年9月西安大洋百货入驻北大街,钟楼商圈迎来了最好的10年,很多品牌在钟楼商圈找到归属感和认同感。

时过境迁,曾经的金街卷入了闭店狂潮艰难前行。2016年11月,大洋百货闭店;2018年3月,西大街民生百货闭店;2018年12月,西大街百盛闭店、2019年世纪金花南大街店闭店,2019年5月,民生百货钟楼店闭店。

除了闭店,老牌商业易主也让钟楼商圈风波不断。西安民生已经早被海航收入囊中,且于2017年股票名称已由“西安民生”改为“供销大集”;2018年4月,银泰百货以33.61亿元的交易价格收购开元商业。近日世纪金花的易主更是让2019岁末钟楼商圈陡增变数,作为世纪金花的第一大股东MCL向曲江金控转让所持3.36亿股。

来自第一太平戴维斯2019年第一季度的分析显示,目前零售物业空置率最高的钟楼-解放路达到了5%,小寨3.3%,高新区仅有1%。首层平均租金最贵的经开商圈,达到了343.3元/平方米/月,最低为曲江264.7元/平方米/月。

声音

逛街从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变成一种社交手段

对于钟楼商圈艰难的2019年,业内人士表示,除了商圈自身难逃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在电商对实体经济的冲击下,人人去逛钟楼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今“懒人经济”蓬勃发展,出门逛街这件事已经从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变成一种社交手段。所以,用于在朋友圈“打卡”的核心商圈体量超过10万平方米的购物中心数量,全城3至4个就足够了,剩下的生活需求,由步行15分钟内,家门口4至5万平方米的社区型商业体来填补就足够了。

消费者是购物中心的核心要素,商业体首先要学会研究动态的消费者,他们的年龄、喜好、需求不断发生变化,特别是社区型商业体,掌握周边社群的特性,做出一个核心竞争力就好。

悦荟广场总经理马林认为,当下人们逛购物中心会遵循“就近原则”,环境区位和差异化显得尤为重要,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同一家购物中心在不同区域的境遇不同。东大街即使店铺林立,但是品牌优势仍不够强,比如你可能会多走几百米去转一家MUJI旗舰店,但你不会多走几步去逛一家森马。所以只有通过独具魅力,即西安首家乃至西北首家的概念来吸引客流。如果零售类独家并非易事,那么卖场是否可以做到如餐饮、娱乐、教育业态的独一份?这也是位于主城区的悦荟打造的方向。

未来

重返“高光时刻”需直面三大变化

钟楼商圈想要翻红,为数不多的新鲜血液来自新兴品牌的崛起。除此之外,还有机会吗?

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陕西恒丰·华山论剑发展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梁军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大变化将钟楼商圈推向“尴尬境地”。

首先是城市空间结构的变化,10年前钟楼商圈繁盛的时候,西安商业分布呈现一个单中心结构,几乎所有来西安的游客都会去钟楼观光浏览,钟楼理所应当成为当时的人流中心和商业活动中心。而现如今,西安商业由单中心向多中心转变,钟楼商圈单中心功能已经被稀释,高新、曲江、东郊、北郊各种各样的社区型商业为周边2.5公里的消费人群提供更多可能。

其次,消费人群结构发生变化。钟楼商圈虽然地处老城区,有历史有传承有故事,但是诸如停车等配套设施落后,随着商业新城的开发,停车场等高端配置和优美环境吸引高阶人群的入驻并带来全新的消费方式,催生吃喝玩乐一体化的购物中心的诞生,带来更好的购物体验。

最后,消费样态发生变化,新的消费方式带来新的购买力,特别是85后、90后这些新消费人群的诞生,他们掌握权威的二八定律:占总人口数量20%的新消费人群,带来80%的购买力。这些新消费人群,对除钟楼商圈外的购物中心更加粘合,直接影响钟楼商圈消费力的缺失。

对于钟楼商圈的未来,梁军认为,这是老的黄金商圈发展必经阶段,未来如果和新的商圈比不了“新”,就比“旧”。如何在这种怀旧型充满历史人文记忆的商圈做出新意?可以参考上海石库门的模式,保留老的东西,加入新的元素,提升停车场等基础配套设施,让钟楼商圈重回城市金街高光时刻。

785ae9cffd9605492750c9c9ac1fc7a8.jpeg

编辑:汪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

网站简介 网站团队 本网动态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工作邮箱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06-2020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